221 Baidu(1 / 1)

玛丽莎·梅耶尔坐在飞往拉斯维加斯的商务机上的时候,依然有些懵懵懂懂,感觉这一天的经历太过梦幻了。

原本自己只是想去谷歌的办公室抗议一下,因为他们弄崩溃了学校的网络而耽误了她完成毕业设计。

结果莫名其妙地,就以程序员的身份加入了一家新成立的搜索引擎公司,并成为了创始团队之一。

而自己的新同事斯科特·哈桑也在飞机上,两人被老板裹挟着飞往拉斯维加斯参加老板表哥的告别单身派对,顺道见一下另一个新同事罗宾·李。

玛丽莎对这位来自华国的业内大牛还是早有耳闻的,这位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布法罗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硕士学位的程序员,不仅创造了用于搜索引擎页面排名的rankdex站点评分算法,而且在infoseek担任高级工程师其间,创建了图片搜索算法。

新老板特意向她和哈桑解释,如果不是迪士尼的入股导致了infoseek的内乱,他是很难说动拥有几十万infoseek期权的罗宾·李跳槽的。

据说迪士尼安插的管理人员,不仅粗暴干涉罗宾·李的研发工作,而且用大量的无意义的会议和报告干扰程序员的正常编程工作,最后逼得罗宾·李停下了手头的极为重要的ultramatch 定位算法的改进工作。

同样在研究的用户行为定位的玛丽莎知道,定位算法不是上线即万事大吉的,需要在实际应用中作出大量改进,才能使得推荐的内容更为“智能”,而迪士尼的管理人员却忽视了这一点,将其归纳到后期维护的内容中去了。

说到这里,新老板拍着他健硕的胸肌表示,在他公司里,所有高级管理岗位必须由懂得技术的人才来担任,他们除了能指出下属的问题,还必须要有能力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那种只会两个指头回复邮件的老官僚,是不可能管理好一家充满创意的、欣欣向荣的科技企业的。

未来,这间公司将以创造力永远将其他竞争对手甩开。

这番话让玛丽莎和哈桑打消了对这个匆忙建立的公司的所有疑虑,怀着激动心情和老板一起去参加公司的第一次团建。

听说告别单身派对上,会有很多好莱坞明星前来参与,这让拥有斯坦福男博士三项典型特征(聪明、丑、单身)的哈桑雀跃不已,表示如果能勾搭上一个明星女友,他愿意免费为老板打工!

玛丽莎显然没这么肤浅,要是有可能的话,她倒是想要试试那个正在对面的座椅上戴着眼罩安然入睡的男人。

在狭小的日产轿车中,玛丽莎见到了,新老板如何轻描淡写地,就策划好了一切,准备将新生的谷歌扼杀在襁褓之中。

在斯坦福校友的立场上,玛丽莎本不应该加入他的麾下的。

但是那一刻他却散发着莫名的吸引力,让玛丽莎无法拒绝,也许女人天生就崇拜强者,特别容易被身处上位的男人折服。

玛丽莎甚至还从那个男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爷爷的影子。

担任了三十多年市长的爷爷,即便因为小儿麻痹症的后遗症只能佝偻着身子,腿脚也不灵便,从外形上和这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没有任何共同点。

但是,两人散发出的气势都是一样的,同样具有执着的进取心,积极的行动力,以及果断的执行能力。

在玛丽莎眼里,爷爷是个成功的男人,尽管身体残疾,却依旧能掌一方权柄,而这个和爷爷气息相同的男人,也会成功的……

不,他已经成功了,他现在就是耀眼的“科技英雄”之一了。

老一辈的盖茨、乔布斯、史蒂夫·凯斯、杨酋长都已步入中年,年轻一辈的马克·安德森、大卫·费洛、斯蒂芬·帕特诺、迈克尔·塞勒、贝索斯又没他这么英俊帅气。

所以,对于这样的男人的共创事业的邀约,她又怎么会拒绝呢!

出身政治世家的玛丽莎,很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加入胜利者,才是成为赢家的秘诀。

……

此时,蒙着眼罩处于半梦半醒间的白奎因,自然不知道他从拉里佩奇那里搬运来的观点,折服了两个程序员,还在心中默默盘算着《战争之王》的分级问题呢。

没了华纳和韦德马克映像的支持,《战争之王》根本就是一部独立电影,充分感受了什么是世态炎凉。

即便有奥斯卡影帝和最佳编剧的背书,并且全片并无多少血腥暴力画面,依然无法通过mpaa拿着放大镜的审查,连r级的分级都没拿到,而且必须要经过一系列删改之后,才能获得nc-17的定级。

就连白奎因最为欣赏的片头都要删改。

那是“一颗子弹的一生”,从工厂制造出来,经过运输来到战场,最终从枪口射出,贯穿了一个持枪的黑人小孩的脑袋。

这么改下去,拿到nc-17这种很多影院都不能播放的分级,又有什么意义呢?

白奎因真想告诉那些审核老爷们,剧中出现的那些坦克和ak步枪都是真家伙,是属于我们影片投资人的,要是再不给我们r级,小心有人用ak扫射你们家。

咳!咳!

想想就行了,这么做也不一定会有效果……

难不成还是得走冲奖路线,在欧洲拿了奖,再来倒逼mpaa,这就有些耽误一些时间了……

最有分量的戛纳要等明年五月,有些太晚了……

威尼斯更是不行,要八月呢……

看来也只有二月举办的柏林电影节最为合适了,而且柏林电影节向来关注政治题材,要是能抱一只熊回来,摔在那些审核老爷们的脸上,就不信他们还敢卡《战争之王》的分级……

没获奖之前一些话还不好说,但是都已经墙里开花墙外香了,你们还能挑什么毛病?

要是那些老爷们继续顽固下去,那就要在网上说道说道了!

难道你不反战吗?

难道你的心中没有人性的光辉吗?

难道我们美国人的宽容度,都还不如那个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吗?

信不信我把你们的名字都在网上晒出来!

……

想到这里,白奎因的脸上微微露出了笑意,虽然眼罩遮住了半张脸,依旧具有杀伤力,把对面的玛丽莎的心给看酥了!

玛丽莎赶忙调整一下坐姿,刻意扭头看向舷窗外,下方是一片漆黑,她知道现在飞机正处于沙漠上空。

由于和哈桑商谈加盟的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这架原本打算飞回洛杉矶的商务机,经过申请后,直接改飞了拉斯维加斯。

洛杉矶那边,新郎和伴郎团,以及一些玩得好的年轻人也提前从洛杉矶出发,先赶到了拉斯维加斯。

据说今晚将是更为私人的“狂野派对”,而明天的那一场则社交的成分更重一些。

远方的天际忽然跳出了一线亮光,就像在黑夜中猛然蹿起的火苗。

玛丽莎明白,拉斯维加斯快到了!

拉斯维加斯四周沙漠环绕,只要一进入沙漠边缘,目中所及的便是一片漆黑,因此,陡然出现的城市灯火,就像一个被黑色海洋包围的一点渔舟。

然而随着飞机距离拉斯维加斯越来越近,渔舟变成了航母,又变成了小岛,最后成了一片五彩斑斓的霓虹世界。

飞机抵达城市的上空,整个舷窗已经被炫丽的光芒填满,玛丽莎觉得这座色彩斑斓的网格状城市,变成了一块巨大的电脑芯片,甚至能看到车辆组成的电子流,在街道这条电路上缓慢流动……

从庞巴迪公务机上下来,玛丽莎立即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袭来。

毕竟已经是十月了,尽管这里白天的时候能达到华氏70多度(摄氏20多),晚上却会下降到华氏三十多度(-1至4度),典型的沙漠气候!

玛丽莎依旧穿着白天那件连衣裙,光着双腿,露着两臂,不禁冷得跺了跺脚。

她正想看看接驳车在哪,却见到白奎因把搭在左臂上的西装外套,换到了右手,似乎正要将衣服递给自己。

见此情景,玛丽莎简直幸福地就快晕倒了,刚想上前去接,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一步跨到她前面,直接拿走了那件属于她的外套。

白奎因也愣了一下神,再一看抢走外套的凯特还穿着白色短袖t恤,也只好向玛丽莎投去了抱歉的目光。

凯特麻利地披上了白奎因的外衣,娇笑道:“谢谢咯,my boss!我可是空着手跟你来拉斯维加斯的,你答应我一概开销全包的哦,哎呀,回头得让留在旧金山的同事,把我的行李带回纽约了……”

略觉尴尬的白奎因赶紧转移话题,伸着脖子眺望,一边寻找,一边说道:“别急,赛义德说会帮我们安排车的……”

凯特趁机向玛丽莎投去了挑衅的目光,气得后者狠狠跺了跺脚,感觉更冷了。

“来了!”

一束灯光由远及近,最后来到了庞巴迪的旁边,靠近之后,大家才看清这是一辆加长型的林肯礼宾车。

西装笔挺戴着大檐帽的司机下车,和迎上前的助理莉娜交涉了一下,接着大大咧咧的短发姑娘便转过头来,大声喊道:“boss,是赛义德安排的车,他接我们直接去赌场!”

“ye!ye!赌场!赌场!”哈桑莫名兴奋起来,率先冲向豪车。

上掀式的车门自动开启,哈桑一下跳了进去。

白奎因无奈耸耸肩,招呼众人上车。

这种加长型豪车的座位设计是围城一圈的,像个回字型的沙发,最多能坐十二、三个人,而他们一行人才六个,本来怎么坐都绰绰有余的,但凯特和玛丽莎都要和白奎因坐在一起,结果反倒是白奎因所在的那一边最为拥挤,而哈桑一个人坐在他们对面。

场面略微尴尬。

白奎因只好把话题转移到其他方面,说道:“等会到了赌场,我请客,大家都去乐一乐……”

接着询问莉娜道:“杰瑞也到了吗?”

莉娜答道:“杰瑞和克里斯他们一起到的,现在估计正在赌场玩呢。”

于是白奎因嘱咐道:“等会你带大家去找杰瑞,我让他带着你们挣钱……”

莉娜连忙点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见其他人一脸疑惑,白奎因解释道:“杰瑞是我的私人律师,是个数字方面的天才,就像《雨人》里面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

“雷蒙,雷蒙·巴比特!”凯特抢答,扬着下巴看向另一边的女人,继续说道:“我超喜欢达斯汀·霍夫曼的表演,还有他的《毕业生》,哦,qb,你的一等兵莱本,我也超喜欢的……”

白奎因微笑表示感谢,心中疑惑,为什么一天下来,这个女人会变得如此主动?好像自己也没对她做什么啊?难不成,之前挑逗玛丽莎的举动让她误会了?

“终归,你们想要从赌场捞钱的话,跟着杰瑞下注就对了……哦,记得及时收手……赢太多会被赌场特别关注的!”

哈桑笑道:“我只要挣一辆车的钱就行,您要把办公室放在硅谷,我可能滑旱冰往返斯坦福和硅谷……”

玛丽莎调笑道:“不,你应该买一个床垫,困了直接睡在办公室,我们要重新编写代码,想要比谷歌更早推向市场,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白奎因连忙说道:“别担心,哈桑,我会给你充足的人手用来追赶进度的,那是一个bili的程序员团队,直接借调给你指挥,他们擅长python,但我听说谷歌的代码用得是java……”

哈桑闻言猛拍身旁的真皮座椅,急切说道:“java!no!no!no!是python!是我的python!

你知道吗?一开始pagerank,也就是谷歌的底层是拉里用java写的!

m-fxxk的,全是漏洞!那一个秋天我都在想办法修补他的漏洞!

我记得,当时我脑子里想的是,天啊!这太疯狂了!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在干什么?修复这个垃圾?

然后我就删掉了他的所有代码,把他们全扔干净!然后拿走了他的资料,回到我的宿舍,用我更为熟悉的python,接连敲了两个星期,大约一万条代码,重新编写了底层代码!

你知道吗?我的代码能够同时下载3.2万个页面,于是,拉里那个破玩意就从勉强同时下载100个页面变成了一下子下载3.2万个!

而我得到了什么?

他都不肯让我署名!”

白奎因和凯特对视了一眼,从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感受到了她的激动心情,有斯科特·哈桑在手,按死谷歌简直轻而易举……

凯特稳定了下情绪,貌似无意地询问道:“哈桑先生,原版的代码,和你新写的代码你都有保留备份吗?”

哈桑骄傲地说道:“那是当然,都在我宿舍的电脑里面,我的工作习惯是非常好的……”

凯特转向白奎因,说道:“qb,看来我是没法回纽约了,后天我和哈桑先生一起回旧金山吧,先帮忙做些公司选址、整理资料的事情……”

白奎因自然知道“整理资料”是什么意思,他们几人都没在哈桑面前流露出要针对谷歌发起专利诉讼的意思,等资料到手,再用利益将哈桑捆牢之后,再慢慢向他揭示出来。

哈桑毕竟是谢尔盖·布林的朋友,还不知道多大的代价能让他背叛朋友。

玛丽莎问道:“应该还有新公司注册的事情,对了,我们的公司叫什么名字呢?”

哈桑也非常感兴趣,主动提出了一个名字:“greenheart!绿色之心!你们觉得怎么样呢?”

白奎因一开始觉得还行,但是仔细一想哈桑的信仰和绿色代表的意义,还是决定缄口不言。

玛丽莎说道:“格林哈特重名的公司太多了,你们觉得sunshine阳光,怎么样啊?我们的事业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和煦,并且带来生机……”

凯特立即反对道:“会有攀附sun公司的嫌疑,而且阳光听起来也不想科技公司,像是农业公司!”

两个金发女孩隔着白奎因相互怒视,使得白奎因不得不下场打圆场:“我们还有一个创始人,罗宾·李还没到场,现在谈这个是不是有点为时尚早啊。”

“我们可以先每人提出一个备选,到时候大家投票就行了!”哈桑说道。

白奎因心中暗想:投票?按股份的话,我一票顶你们所有……

唔,不能这么早暴露……

于是只好说道:“那我也先给一个备选吧……”

“嗯嗯!”

“快说,快说!qb!”

白奎因沉吟了一下,想起自己刚穿越的时候,脑中经常和“google”一起出现的另一个古怪词语“百度”,说道:

“大家觉得baidu怎么样?”

“baidu?”哈桑努力学着白奎因的发音。

凯特觉得google就够怪了,怎么白奎因又来了个baidu,是要显示出和他的bili网一脉同源吗?

玛丽莎率先问道:“bai是你的名字?du是什么?dude哥们的意思?”

白奎因解释道:“bai和我的名字发音像是,du不是兄弟,这个词来自汉语,是百度,源自宋朝一个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段词白奎因用了中文,把几个人唬的一愣一愣,他们三个这才知道白奎因竟然会中文。

白奎因一拍脑袋,说道:“我都忘了,翻译一下,having searched hundreds of times in the crowd, suddenly turning back, she is there in the dimmest candlelight.所以这个百度啊,硬要说的话,也是有搜索的意思在里面的……

我可不是刻意要用自己的名字……”

众人皆表示不信,但是一想到罗宾·李来自华国,必然会喜欢这个充满华国风情的名字,自己这边有不团结,达不成一致,看来这公司名字真得叫baidu了。

说话间,车子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大家面前的便是充满希腊罗马风格的凯撒宫赌场酒店!

最新小说: 从富二代反派开始 傲世潜龙 同学,你人设崩了 诡异街 从不夜天开始 国之大医:从签到开始 大宋一品权臣 穿书五个大佬太黏人 重生三国从养鸡开始 成为顶流从歌手老婆发现我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