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网站 > 女生耽美 > 木叶:医疗忍者的重启人生 > 第一章 我只是一个医疗忍者

第一章 我只是一个医疗忍者(1 / 1)

“嗯,在科学都到了瓶颈期的时代,居然真的存在穿越这种极度不科学的事情吗?”

伊诚坐在微微摇曳的船舷上,面对着湛蓝的大海,感受着温和的阳光和清凉的海风,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本身为一个优秀的外科手术医生,在一次失误中,莫名其妙的背负上了医疗事故的案子,吊销行医执照,丢掉了工作。

只能偷渡到霓虹的地下世界,开一个三无的黑诊所,专门做些见不得人的手术,硬生生的把一个三好的外科精英逼得白天给中学生打胎,晚上给黑老大取子弹。

终日见不得阳光,浑浑噩噩的生活在黑暗的地下,直到在疲惫中看到了手机上穿越的提示。

【你想重新开始一场人生吗?】

那个世界没有机会,但是既然系统给了他这个穿越的机会,那么……

就陪他们好好玩玩吧!

……

伊诚看着湛蓝的海面,首先回忆了一下自己在什么世界,是什么身份,身处于哪个时间段。

当然在此之前,先要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拔出随身的短刀,借着闪亮的刀刃照了照自己的脸。

自己这具身体叫漩涡伊之诚,是涡之国涡潮村的一名医疗忍者,十五岁,红色短发,容貌俊朗,容貌稚嫩中带着一丝单纯,很容易打上邻家大男孩的标签。

而事实上,真正的伊之诚的确是跟女孩说话都会脸红的那种单纯男孩。

“是主角脸吗?看来系统还是比较实在的,知道外貌才是最好的金手指。”伊诚心满意足的收起短刀。

只可惜实力方面,可以说差劲的可以,忍体幻基本没怎么成绩,血脉方面也不够纯净,也就医疗忍术方面有点天赋,属于出色毕业生,只不过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可以说是差劲的可以。

而此刻他刚刚被调到这艘涡之国的战船【福星号】上当随船医生。

而这个时间,正是第二次忍界大战中最白热化的战争前中期,作为战争最大的受害者,木叶正在遭受四大国的围攻,并且向作为同盟国的涡之国求助。

涡之国这个实诚的乡下大舅哥,自然不会亏待木叶这个世代亲家,因为自己没有受到战争影响,于是赶紧把自家囤积的药物忍具给老铁支援过去,可以说是实诚到了极点。

谁让初代火影的妻子漩涡水户是当代大名的姐姐,而大名最疼爱的孙女,公主玖辛奈此刻也在木叶进修呢。

木叶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回应更是让整个涡之国都感到友谊的温暖:「雪中送炭之情无以言表,木叶和漩涡的友谊,就像是那绣在木叶的忍装上的漩涡族徽一般永世长存。」

而伊之诚他们这艘船就算负责运送支援木叶的战争物资的。

……

“哟,阿诚,很悠闲嘛!”

一阵嘎吱嘎吱踩在甲板上的声音之后,一个粗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打断了伊之诚的思考。

伊之诚的心神也从刚刚穿越来的新鲜感中收回了心神,回过头,脸上却已经没有了原来身体主人的憨厚单纯,只有阅尽沧桑的淡淡笑意:

“是啊,船长大人,因为今天天气真的很不错,所以出来吹吹风。”

来人正是这艘船的船长,同样是漩涡一族的漩涡古明,快50岁了,通红的络腮大胡子,长得非常高大威猛,常年海外的生活给他晒出了一身古铜色的肌肉,腰间挎着一把厚背的大弯刀,实力属于涡之国为数不多的上忍强者了。

不过他的一条左手早年的时候,因为一场恶战而残疾了,能动但是使不上力气,找了好多医疗忍者都治不好。

“整艘船也就你最清闲了哈,我们可是忙的够呛。”漩涡古明走过来,用力捏了捏伊之诚的肩膀,粗犷的笑了笑:“嗯,身子骨不错,是块干水手的好料了,怎么会想着当医疗忍者的,该不会是想看医院里天天看穿着白色制服大胸的温柔护士吧……哈哈哈哈!”

“你说的那种护士医院里可没有,我也只是因为忍术没什么天赋,学武也救不了涡之国人,就学医疗术了。”

“嗯,忍术有没有天赋可不是嘴上说的,来看看,这是你船长爷爷上次去木叶搞到的新奇货色,叫什么……查克拉试纸的,要试试吗?”古明船长大笑着从口袋里抓出两张皱巴巴的纸。

“查克拉试纸吗?”伊之诚看了看,点了点头:“试试吧。”

古明把试纸递给了伊之诚:“我好像记得火属性的话会燃烧,土的话会碎掉……风会干什么来着?”

古明还在敲着太阳穴想着,伊之诚已经把查克拉注入了进去。

半分钟,试纸上除了拿过来就有的褶皱,并没有任何反应发生。

“果然没有忍术天赋吗?”伊之诚倒也没有太失望,火影世界正经忍者谁玩忍术?

“哦等等等等!拿错了拿错了,瞧我这记性,哈哈哈哈……你拿的是我擦屁股的纸,这才是查克拉试纸,搞错口袋了,哈哈哈……”旋涡古明丝毫没有愧疚的放声大笑着。

“这狗船长指定是故意的。”伊之诚面无表情,一点都没有笑。

接过真正的试纸测试了一下,先皱了起来,然后化成碎片。

“是雷和土啊……难怪学不好了,我们涡潮村教的都是风火水,你小子投胎投的可真有技巧。”

漩涡古明随后靠在船舷旁,又掏了掏口袋,取出一盒雪茄,叼在嘴里点燃,贪婪的深吸一口气。

接着又把烟盒递向伊之诚。

“火之国产的好货,要来一根吗?”

“不了,烟里的尼古丁会影响神经系统反应力,从而影响判断力。”伊之诚已经决定摒弃前世的颓废恶习,依旧秉承着一名优秀外科医生的专业素养。

古明船长微微一愣,又大笑起来:“你们这些当医师的尽会吓人,又不是顶尖高手过招,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小影响丢了性命。”

“是啊,战争中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在什么地方,运气比实力重要多了,就算是主角命,也有可能因为上了厕所没洗手,一脚踏进陷阱就炸了,也有人怎么浪都死不掉,谁会在意一根烟呢。”伊之诚微微感叹,同时也想从这个古明船长身上打听一些关于涡之国上层对战争的态度。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随船医疗忍者,根本触碰不到上面的高层。

“哦?怎么?听到火之国那边打仗怕了?哈哈哈哈……放心好了,陆地那边物产丰富的地方多的是,谁看的上我们这个一点点大的小岛?”

果然还是这个态度……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虽然他处于一段在原著里几乎没有描述的历史中,但是伊之诚知道,不久之后,一向中立的涡之国会遭受来自不知名势力的全面入侵,接着就是灭国灭族,而这个势力极有可能是水之国的雾隐村。

而作为盟友的木叶老铁,却迟迟没有发兵救援,或许直到涡之国灭国的前一刻,漩涡族人们也还天真的坚信,木叶的老铁们已经登岛,马上就会像是天降神兵一样突然出现,把入侵者杀的片甲不留。

所以此时整个涡之国完全没有做好战争准备,甚至还在阔气的把物资大批大批的支援给这个表面兄弟。

“这种天真的家族,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伊之诚内心嗤笑一声,又继续问道:“万一真的有敌人打过来,我们把物资这么多物资都送给木叶去了,我们拿什么抵御敌人呢?”

“嘿,别整天想些这种没用的事情了!外敌来了我们就让木叶过来支援好了!有这功夫,我们还不如祈祷着战争赶紧结束……”

古明大笑着用力拍了拍伊之诚的肩膀:

“那样我们又能去汤之国泡温泉了……那里的姑娘可不像我们这个小渔村一样皮肤又黑又糙……那叫一个白嫩啊……啧啧……”

换做以前那个淳朴少年,或许稚嫩的脸早就被老不正经臊的通红,只可惜这个单纯的身体中已经被塞进了一个污秽的灵魂,这点挑逗还不及培养皿里的真菌繁殖来的露骨。

“怎么没反应?村里有喜欢的姑娘了?”古明没有逗到人有些挫败感。

“没有。”几句话,伊之诚已经有些厌倦了无聊的中年人话题。

“哈哈哈,那你可真不如老子年轻的时候了,怎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船长大爷给你介绍?”

“收缩压90~139,舒张压60~89,红细胞计数……核酸阴性……hiv阴性……外表不是很重要,内脏要漂亮,最重要的是肝脏一点要柔软光滑,摸起来才舒服,大概这样吧!”伊之诚认真想了想。

“哈哈哈……臭小子说什么呢!男人就该追求一味的追求大啊……就这样吧,我回舱里喝酒了,有事的话就来船长室来找我。”古明也以为伊之诚开玩笑呢,吐出一口浊气,把雪茄掐灭,吸了两口新鲜的海风,又打算回船舱了。

“等等,古明大人。”伊之诚立刻开口道。

“怎么了?要和我一起喝酒不成……哈哈哈,别说我小气,我的酒烈,你个小鬼喝不成!哈哈哈哈……”古明又大笑道。

“不,我只是想检查一下您的手臂,看看能不能治好。”伊之诚平静道。

“这个?”古明抬起来自己依旧健硕的左臂,有些不解:“残废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多少医疗忍者都说没办法,难不成你个毛头小鬼还想治好?”

“是的,我想试试。”伊之诚点头。

“行啊,反正不花钱。”古明一旁搬了个木桶,大剌剌的往上一坐,把手搁在了伊之诚面前。

“我看你的手都能动,但是好像反应不灵活了?”伊之诚检查了一下这个粗壮的像是野猪蹄的胳膊,外部大部分零件都完好,只是少了一小截食指和小拇指。

“嗯,差不多吧……吃饭洗脸摸娘们都没问题,就是没力气握刀,还有就是查克拉流通到这里就通不过去了。”古明笑呵呵的指了指手腕处。

“应该是这里的神经没有完美接合成功,伤口就自愈了……”伊之诚猜想道。

漩涡一族生命力旺盛,自愈能力更是出了名的强,但是自愈能力可没有办法帮你自动接好神经,如果遇上神经密集的部位,可能伤势修复好了,但是其中的神经都黏连成了一团,根本没办法疏通。

“这还是当年老子在海上打海盗的时候,该死的海盗说好了投降,又他娘的搞偷袭,老子整只手都被砍下来,哈哈哈……不过没问题,老子还是一只手都把那群崽种都砍了喂鱼了!”古明大笑着拍着腰间的宽刃大刀。

“不过回船上让那半吊子兔崽子医生接回去的时候,给老子接歪了。”

……被人偷袭,会被砍掉左手?愈合的伤疤明显呈现锯齿状,绝不可能是刀伤。

伊之诚深深怀疑,这个老不正经是不是拿手去摸什么东西了?比方说一条长满利齿的大/胸脯美人鱼。

“我要开始治疗了,可能有点疼。”伊之诚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巾蒙在脸上当口罩,从医疗包里取出手术刀。

前世手外科神经手术是很难的一种手术,必须在显微镜下才能缝合血管,但是在这个查克拉的世界,他想试一试。

“喂喂喂!你来真的啊!你行不行啊?现在至少还能用,别给老子整坏了,连娘们都摸不了!”古明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抽走。

“治不好,您把我这只手砍过去摸娘们。”进入医疗状态的伊之诚,非常讨厌病人质疑医生的水准,虽然他也是第一次真实使用医疗忍者的能力。

“呸……想白摸老子娘们,天下哪有这好事!”古明翻了翻白眼。

“所以你治不治?”伊之诚面无表情的看着古明。

“几成把握?”

“治好了十成,治不好零成。”伊之诚依旧面无表情。

“臭小鬼消遣你船长爷爷?”古明怒道。

“治不治?”

“治治治!臭小子我警告你,要是治不好,我就把你两只手都打断了,让你一辈子都摸不到娘们。”古明想了又想,一咬牙还是把手递给了伊之诚。

伊之诚也静下心来,彻底进入了治疗状态,这是忍界,忍者的身体都强过常人,更别说漩涡一族了,就算没有无菌环境,也根本不用担心什么术后感染。

“我感知过了,你的旧伤里面经络神经都黏连成一团了,我需要切断所有神经,重新进行连接,没有准备麻药,没问题吧?”伊之诚从忍具包取出一把闪亮的手术刀,按着一处皮肤,就要下刀。

“臭小子……你大爷我刀山血海都过来了,会怕你这把娘们的绣花针?”古明紧张的手臂僵硬。

“如果你不想一辈子摸不到娘们,请不要这么紧张,如果真的害怕,那就别盯着手术刀,去看点什么东西。”伊之诚前世做过地下黑医生,早就养成了一种在非正规环境的手术天赋。

最夸张的一次,甚至在一辆被追逐的面包车上完成了取子弹手术。

区区海船,不在话下。

“老子豁出去了……”古明一咬牙,右手抽出包里一本热辣的海滩比基尼杂志,认真的看了起来。

伊之诚根据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缓缓的把查克拉附着在手术刀上,这把手术刀质量并不好,只掺了一点点查克拉传导金属,废了不少的力气才把刀锋切入了古明牛皮一样厚实的皮肤。

甚至不需要彻底暴露伤口,伊之诚就凭借着熟练的操刀技巧和出色的查克拉感知力,探入的手术刀,轻而易举的寻找到了黏连的神经,将它们抽丝剥茧一般的分离开来。

毕竟前世在霓虹国做地下黑医生的时候,遇到的最多的病人,就是黑帮火拼被砍断手腕的家伙,这种事熟练的很。

古明也不亏是身经百战的上忍,虽然疼的额头冒汗,却硬是一声都没哼出声。

随着一团模糊的筋肉被挑出切口,伊之诚放下了手术刀,自己擦了擦汗,不利用显微镜,而是查克拉感知力感知神经的位置,也是一种牢费心神的事。

“我要开始修复神经了。”伊之诚双手泛起了淡绿色的光芒。

“别废话……老子又听不懂……”古明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愈合术……很初级一种医疗忍术,能够通过强行催动伤口处的细胞发生分裂,生长出健康的组织部位,促进伤口愈合,一般用于外伤,对断肢无效,对于神经的伤势也不合适,因为太考验查克拉控制力了,只是我不会更高级的掌仙术。”

伊之诚实际上是在自言自语,却听的古明一阵心惊胆战,只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让伊之诚继续下去。

“愈合开始。”伊之诚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控制着愈合术开始重新塑造桡神经、尺神经、正中神经,肌皮神经,不仅要塑造成功,还要能够完美的和端口连接。

神经之外,还有供查克拉流动的经络,这种东西更加细微不可察觉,甚至解剖都难以发现,这也让前世的中西医经常争论经络存不存在。

不论地球有没有,显然在火影世界是有的,而且非常的显著,只需要在前端注入查克拉,感知它们的流动轨迹就能寻找到。

花了更久的时间才把经络驳接疏通完成。

至于更加粗壮的血管,显然之前的医疗忍者都有能力修复,伊之诚并没有去动它们。

由于海面上船体的摇晃不稳,足足花了三个小时,周围的水手都围了一圈了,在伊之诚终于完成了这场他在忍界的第一场手术,不可不承认,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医疗水准并不高,或者说整个涡之国的医疗水平也就到这了。

“好了,看看能动了吗?”完成最后的愈合伤口,伊之诚摘下面巾,起身活动了一下酸涩的双臂。

古明带着一点不敢置信的眼神,虚空的握了握拳头,感觉一切都熟悉的陌生,一点晦涩的感觉都没有。

接着就是结印,虽然因为十几年没结过了,显得有点慢,至少非常流畅,查克拉流动也正常。

最后左手抽刀挑起甲板上的一块巨大而沉重的镇舱石,巨力之下直接飞到三米高!

随着一刀劈砍下去,坚固无比的镇舱石直接碎成两半,一半飞船外去了,一半落在甲板上,砸了一个小坑。

周围围观的船员也同时齐声欢呼。

“哈哈哈哈!臭小子看着傻乎乎的,居然真的行!给我把他抬起来!从今天起,这小子就是我们福星号的人了!”古明活动着手腕大笑不止。

立刻一众船员全跑了过去,抬手抬脚的把伊之诚抛上天去,一声声的欢呼喝彩。

伊之诚感受着众人的热情,嘴角微扬,高兴的不是治好了古明的伤势,而是:

「治疗漩涡古明完成」

「获得:5点良医点」

「激活医疗系统」

「获得新手大礼包」

……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斗罗之长虹惊世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