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海上丧钟夜鸣(1 / 1)

“古明大人,你说这只手臂是被砍碎的,但是为什么伤口却像是被什么凶恶的鱼类咬碎的?”伊之诚说话从不喜欢拐弯抹角,索性直接问道。

“啊咧……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能看得出怎么受的伤?”古明都愣了一下。

“只要受过伤,都会有受伤的痕迹,你身上的这些刀疤让我治疗的话,我也能推测出大概怎么受的伤。”伊之诚眼馋的看着古明胸口纵横交错的刀疤。

刚刚治疗断手的时候,只感知到了一部分古明使刀的时候的记忆,虽然这种大开大合的重刀术也不错,但是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更想要一些忍术或者封印术。

“这些?不行不行,这些都是男人的勋章,我泡温泉的时候,跟姑娘们吹嘘的资本,要是让你给治好了,我不就成了没见过血的小白脸喽?”古明满脸络腮胡的大脑袋直摇。

“您这幅尊容是当不了小白脸的。”伊之诚有些无奈,看来只能治疗新伤了:“你还没说到底被什么野兽咬了。”

古明警惕的左右看了看:“臭小子看你投缘我才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我这是被美人鱼给咬了!”

“人鱼?”伊之诚故作疑惑,也想不到古明会这么实诚。

“对!没错,就是传说中那个人身鱼尾的美人鱼!你也是咱们福星号的一员了,我也不瞒你,早些年,水之国要统一大海,海盗们被赶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咱们船经常会做点偷鸡摸狗的小勾当,比如说卖些药啊,酒啊,肉啊,水果什么的给海盗,赚点小钱找地方快乐快乐,嘿嘿……你知道的,那群脏狗东西总有办法搞到好东西!”

古明浓眉大眼挤出一脸坏笑,毫不介意的说出了这艘船上人尽皆知的小秘密,并且交代了自己因为好奇去摸美人鱼的脸,被一口咬断手腕的事实。

“唔,那现在还和海盗有来往吗……?”伊之诚试着问道。

“哎,阿诚你可别误会了,我可没做过对不起涡之国的事情,也就是咱们海部的薪水实在太低了,海上生活也实在无聊,也就我们福星号过的最潇洒,别的船长可不像我这么机灵。”古明有些担心伊之诚是个正直的老实人,他可不想失去一个出色的船医。

“古明大人误会了,我只是对这些海盗有些好奇而已……我们还在医院的也会偷点药物回家熬点膏药呢。”伊之诚笑了笑。

“哈哈哈……这样啊,这些年海盗都被水之国清理了的差不多了,都躲起来了,小生意不好做喽。”听到伊之诚也不是太古板的人,古明也放心的大笑道。

伊之诚还在琢磨着,怎么措辞,看看能不能让古明昧下几箱要送去木叶的战争物资,要知道,现在送给那群白眼狼的东西,将来都会变成涡之国灌进脑子的水。

还不如留下来扩充自己的实力。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的船员跌跌撞撞的冲进了船长室,满脸惶恐的指着外面,声音都在颤抖:“雾……雾……雾……”

“臭小子,怎么嘴巴让海龟咬了吗?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古明手里一个苹果核直接砸他脑袋上了,没好气道。

“雾……外面起雾了……好大的雾……”年轻船员面色苍白,咽了口口水,依旧惶恐着。

“白痴!海上起雾不要太正常!……”古明忽然自己都愣了一下,立刻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什么……起雾了!你们这群白痴不知道避开一点吗!!!”

“我们……我们以为只是普通的海雾……”船员有点委屈的样子。

古明顾不上伊之诚,也失去一向的沉稳,强壮的身体在狭窄通道里撞翻了一路的东西,引来无数的臭骂。

伊之诚也紧跟其后,来到了甲板上。

果然正如船员所说,大海起雾了,浓厚的像是用一层白色的薄纱将整艘船都笼罩了起来,能见度之低甚至站在甲板上都看不到桅杆上的船帆。

“果然……”一向放荡不羁的古明此刻也是眉头紧锁。

“是遇上雾隐舰队了吗?”伊之诚知道海上遇见大雾是一件再正常的事情,但是让这些船员都如此惊慌的,那一定是遇上危险了。

“嗯……雾里有查克拉,不是天然的。”古明只是很敷衍的回应了一句,还在思考应对的办法。

“船长……掉头逃走吧!”一名同样是漩涡族人的大副过来建议道。

“不行!我们是顺风而行,要逆行的话动静太大,况且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不然的话早就撞过来了……更何况他们有波纹感知结界,一直开下去说不定还能混过去,贸然转向反而会被发现。”古明眉头紧锁。

随即就压低了声音下令。

“所有人保持绝对安静!把灯都关了!把船帆都降下来!”

随即大副和二副就立刻散开,将命令散发出去。

立刻整个甲板上的人都开始行动起来,不得不说福星号上的水手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真的有事发生立刻表现出了训练有素,除了木板无可避免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他们都听说过雾隐舰队的可怕,一旦被笼罩进这片阴森的白雾,就算是最强大的舰船都不可能逃出去,更何况福星号这个老伙计跟强大沾不上半点边。

随着船帆哗啦啦的降下,一切工作都已经完成,失去了帆力的福星号缓缓的停了下来,整个甲板只剩下了海浪拍击侧舷的声音,就连人的呼吸都不敢大声,仿佛剩下的就只有等待命运的眷顾。

而伊之诚从来不用自己的性命去赌命运女神的眷顾,因为他一直就是一个被操蛋的命运捉弄的倒霉鬼。

嘎吱……嘎吱……

浪花轻轻摇曳,让老福星号年久失修的船身发出来刺耳的尖锐声,在这个要命的安静环境下,显得无比的烦人。

“他娘的狗大名……说了多少次船该修了,一天天的喊没钱!”古明这个时候连大名都敢骂骂咧咧了起来。

“能躲过去吗?”伊之诚虽然知道不至于因为这点声音就暴露了位置,还是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

“不知道……看你有没有那个命掀起海之女神的裙子……”古明紧张的看着周围的海面,几次把雪茄叼进嘴里,又放了下来。

“就不能做点什么吗?”伊之诚很讨厌这种等死的感觉,就像是面对着敌人的枪口,却把命运赌在他的枪里没有子弹。

“十几年前,那时候涡之国和水之国交好的时候,曾经邀请我们长老去参与尾兽的封印仪式,那一次我厚着脸皮当了护卫,还参观了雾隐舰队的旗舰水星号……”古明开始忧心忡忡的讲着。

“我当时很奇怪,这么多船在一片海域里航行,都被雾包围了,什么都看不见,怎么不会撞一起?”

“后来灌醉了他们的二副之后才知道,他们有一套波纹感知指挥系统,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通过撞击船底金属板发出震荡波纹,感知海面上的一切事物,然后根据反射波长的不同分辨敌我,再经过通灵法阵指挥。”

“声呐雷达吗?居然有这种感知术吗?那这个波纹感知……他们多久会释放一次?”伊之诚同样皱眉。

“海战时基本无时不刻不在释放,这也被海盗们称作「雾渊的丧钟」,因为听到丧钟基本就代表着死亡。”

“非战斗时刻就不一定了,有可能一个小时敲一次,也有可能几个小时才敲一次。”古明摇了摇头,他也说不准。

“你让船停下来的话,可以瞒天过海?”

“……不知道,附近海域会出现礁石和鲸鱼,如果雾隐晚上值班的感知忍者经验不足的话,有可能能蒙混过去。”

两人同时沉默,他们都知道把一切交给命运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这个时候的确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雾气依旧没有散去的意思,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紧绷到了极致,脸色白的吓人,血液都快被寒风吹到凝结,伊之诚甚至觉得这时候发出一声尖叫,能把所有人的魂都吓飞。

「铛!!!!」

一声沉闷的金属钟声,仿佛来自深渊的低吼,激荡的海面泛起细密的波纹。

伊之诚手按在甲板上都能感知到船身的震颤。

“丧钟……是雾渊的丧钟!!!”所有人面色煞白。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