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回村(1 / 1)

或许由于连续两次的灾难,大海般喜怒无常的命运女神这一次终于施以仁慈,让这一次的返航无比的顺利,连一次暴风雨都没遇上,终于在第十天进入了涡之国的海域。

期间伊之诚也已经给古明完成了手术,全身上下取出了五十多片大大小小的铁片。

事实上,他的蛇毒在第八天的时候就自我清理的差不多了,之所以骗他会死,就是不想让任务继续下去。

凭借他们这些海上水手,跨越数百公里的交战区运送物资到木叶,简直是送死,更何况,伊之诚更想留下这批物资武装福星号,用来抵御不久之后就会发生的雾隐入侵。

虽然这个腐朽到骨子里的村子根本不值得他去拯救,但是拥有这具身体记忆的他,还是对这个村子里的人有着不少眷恋。

救一国人很难,一船人……正好。

“哈哈哈……我就知道老子死不了,喝酒喝酒,憋了这么多天,可把我憋坏了!”确定了身体无碍之后,古明放肆大笑着活动着身体。

“先别急,我有话要跟你说。”伊之诚微微压低了声音。

“什么事还神神秘秘的,船上都是自己人,怕什么!”古明依旧扯着大嗓门。

“可不都是自己人。”伊之诚摇了摇头。

古明愣了愣,旋即想到了那个横眉竖眼挑剔的长老漩涡长藏。

“他回去之后可能会向大名告状,福星号的大伙可能不好过了。”伊之诚非常明白这种小人的心理。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任务失败又不是我们导致的,是木叶那边自己出了事,能保住这些物资已经谢天谢地,大名还能责怪我们不成?”古明一如既往的打着哈哈。

“我指的不是物资。”伊之诚摇了摇头。

“你说的是雾隐那个?放心放心,雾隐那群家伙贼要面子,吃了这么大个亏,恨不得瞒的死死的,怎么可能真的跑过来要说法,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想太多。”古明拍了拍伊之诚的肩膀。

“漩涡长藏那个老家伙你也别管了,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家伙,也就嘴巴厉害,惹毛了我,扔到海里钓鱼去!哈哈哈……”

“嗯,但愿是我多想了。”伊之诚点了点头,他也没指望两句话就策反了古明,只是留了一颗先见之明的种子就行。

随着船首的美人鱼乘风破浪,很快福星号缓缓的进入了港口,迎接他们的是热烈的欢呼声,对于渔民来说,没有什么比看见自家的舰船平安归来更值得高兴的了。

哪怕福星号只是一艘上了年纪的老伙计。

“我先去找大名述职了,可不能让那个老家伙在大名面前瞎胡咧咧,晚上港口酒馆庆功宴不见不散啊!”古明丢下一句话,扭着酒桶腰,大摇大摆仿佛得胜的将军走下了船。

“我可不像你们这么清闲……”伊之诚摇了摇头,他有自己的打算。

雾隐的入侵迫在眉睫,而整个涡之国一点危机都没有,多年的和平已经让高层都失去了警惕性,过于信任木叶,也将导致涡之国彻底的覆灭。

他没心思救这个国家,也没这个实力。

这个时候的雾隐村可不是长十郎那种水货率领的时代,也没被带土的血雾政策荼毒,拥有忍界最多的血继限界家族,可以说是木叶之下第二强大的村子。

就算木叶真的来支援,涡之国都不一定救的下来,更何况根本不存在支援。

不是伊之诚悲观,涡之国必败,逃亡政策才是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所以……

他要偷走涡之国最宝贵的东西!

封印之书!

……

涡之国的封印之书可不是木叶的那种记载着禁术的封印之书。

而是真正记载着所有封印术的卷轴。

作为封印术的起源家族,漩涡一族拥有忍界最全最强大的封印术。

从最基础的封火法印,到四象封印,五行封印,八卦封印,一直到最强禁术尸鬼封尽,全部记载在其中。

不仅如此,封印术衍生出来的结界术也是包含其中。

只可惜……

伊之诚只知道封印之书存在,至于存放在哪,又有什么人看守,他是一概不知。

不过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在这个暗部多如狗的忍界,四大村子每一个都眼红着,能一直不被偷走,绝对是存放在极度安全的地方,至少有一大堆的结界和陷阱,比摆着粽子的古墓更加危险的那种。

所以他需要去见一个了解这一切的人!

漩涡一族的大长老!

……

熟悉的药味,熟悉的场景。

伊之诚来到了一家村子中心的药师诊所,看着里面忙碌的年轻夫妻,轻轻的敲了敲门板,脸上堆满了笑容:

“伊势大哥,扶桑姐,我回来了。”

没错,伊之诚的父母在出海捕鱼的时候意外死了,只留下了他一个人,是从小在邻居伊势家的扶持下长大的。

他们家世代都是漩涡一族的药师,伊之诚也从小耳濡目染,对草药医学非常感兴趣,后来选择在忍校学习医疗忍术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啊!是阿诚啊,伊势早上还在念叨你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扶桑姐笑着,连忙起身把手上的药杵放在了一边。

“哪有!我就知道阿诚不会有事的,怎么样,海上的生活一定很无聊吧?看看,都晒黑了。”伊势大哥也笑呵呵的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伊之诚的肩膀。

“胡说,阿诚才出去一个月,哪有这么快晒黑,你啊就是瞎担心。”扶桑翻了翻白眼。

“呵呵……也说不上无聊吧,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事的。”伊之诚笑了笑,由于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对于这家人他是拥有真情实感的。

“阿诚叔叔!”院子里一个红色蘑菇头的小孩子,扔掉了树枝欢快的跑到了伊之诚的面前。

“哟,小长门想死我了!”伊之诚也把孩子抱到了怀里,跟他碰了碰头。

没错,他怀里的孩子正是将来要让世界感受痛苦的那个衰仔,只不过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拿尿和泥巴玩的小鬼。

伊之诚拿出了一个漂亮的鹦鹉海螺塞给了长门:“拿去玩吧,是水手们的号角。”

“谢谢阿诚叔叔!”长门接过礼物欢快的跑出了门去找小伙伴们玩。

“怎么样?这次回来还是别去当船医了吧,留在这里帮忙吧,我们正忙不过来呢!”伊势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他可不想伊之诚哪天跟他父母一样,莫名的死在海上。

“呵呵……再说吧,海上还是挺有意思的,你们这是在做兵粮丸吗?”伊之诚看了看桌上的药材,熟练的拿起药杵开始碾药。

“是啊,大名要求我们这个月要赶出来五百瓶,我们俩都忙的几天没睡个好觉了。”伊势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

“又是给木叶送去吗?真是闲得。”伊之诚无奈的摇了摇头。

“胡说什么的,木叶跟咱们同气连枝,帮他们就是帮我们自己,赶紧帮我磨药,我要去给大长老熬药了。”扶桑也转身往厨房走去。

“嗯,熬好了我帮你送去。”伊之诚点了点头。

最新小说: 斗罗之长虹惊世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