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初见大名(1 / 1)

除了在新年祭典上,伊之诚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到这个身居深宫的大名。

肥胖,极度肥胖,简直是一坨肥肉镶嵌在了金黄闪耀的红珊瑚王座里。

“千手一族参见大名!”千手一族的所有人都弯下腰,深深的一鞠躬。

“好好好,来了就好……玖辛奈,我的心肝宝贝哟!”大名好不容易才把身体从王座上拔了下来,两条腿就像是支撑着一座肉山的两根棍子,同尽全力的奔跑了起来,向着玖辛奈拥抱过去。

臃肿可笑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海象。

“啊!胖老头子你重死了!”玖辛奈被一团肥肉紧紧的抱在怀里,咯咯的笑着。

“是啊……才几年不见,小玖也高了啊……因为天天想着你,一点胃口都没有,我每天都只能吃十斤肉啊!”大名激动的热泪盈眶。

“嗯啊,我也好想爷爷!”玖辛奈也咬着嘴唇落下了一串泪水。

只有她才知道自己去了木叶之后,受到了什么样的欺负。

她在这里是高高在上所有人都要哄着的公主,而在木叶却被人当作乡下来的野丫头,受到同学的排挤嘲笑,自己引以为傲的红发也被人嘲笑是难看的烂番茄色。

“呵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大名拍了拍玖辛奈的后背,艰难的抬起沉重的头颅,看向了绳树和千手金德,连忙打招呼。

“哈哈哈哈……你们就是千手家的亲家吧!快!快请坐!”

“大名祖父好,我是千手绳树,水户奶奶的孙子!”绳树重重的一鞠躬。

“哦!是绳树啊!都这么大了,水户姐姐跟我提起过,怎么亲自来了,这里多危险啊!”大名一双肉手捏了捏绳树的脸,嘴巴都笑的合不拢。

“嗯!听到涡之国有危险,我们当然义不容辞的要过来支援!”绳树坚定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那是那是,千手和漩涡可是百年的亲家,咱们不互帮互助,还有谁能帮我们啊!大部队到哪了,我们要不要提前准备接风宴?”大名笑的下巴的肥肉一抖一抖。

“那个……爷爷……其实……”玖辛奈有些不好意思,想把真相说出来。

“瞧我在说些什么,一路过来都累了吧?快来后庭吧,我让人准备了丰盛的大餐,马上就好,哈哈哈哈!”大名却还在自我陶醉的兴头上,热情的邀请着。

但是所有人表情凝重,都没有动。

“大名大人……”千手金德觉得这事情应该自己来说。

“哈哈哈……怎么了,这位贤侄?”大名依旧笑容大盛。

“那个……支援只有我们这些人。”千手金德有些难以启齿。

“哈哈,我当然知道,先头部队查看情况嘛!谨慎点是应该的。”大名笑容不减。

“不……没有后续部队,我们就是全部支援。”千手金德一脸歉意,深深一鞠躬。

“啊……”大名愣了愣,脑子还没缓过劲来,看着千手金德:“莫非你是影级强者?”

“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上忍,绳树少爷的家庭教师。”千手金德摇了摇头。

“那你们……”大名有些迟疑。

“爷爷……我们是自己偷偷跑过来的!”玖辛奈一咬牙说了出来。

“对不起!千手一族辜负了我们的誓言!”绳树咬着嘴唇重重的鞠躬。

嘭!

大名气血翻涌,满脸通红重重的一头栽到外地。

“快叫御医!!!!”一声凄厉的叫声在大殿内响起。

“不行啊,御医都调往前线了!”立刻有侍卫回报道。

“快喊他们回来啊!”

“是!不过……至少要一个小时……”

“你!你不是医疗忍者吗,你快救我爷爷啊!”玖辛奈急着指着一旁袖着手的伊之诚。

伊之诚是一万个不想救这昏庸的大名,甚至想给他的脑袋上再加一记「劣化」。

但是此刻封印之书还没到手,他也不想节外生枝,还是走了上去。

发病原因他看的很清楚,无非就是气急攻心晕了过去,一般人过一会自己就醒了。

但是大名这种体型就难说了……很可能直接就脑梗了。

丢下一句“治不好别怪我”,十指就已经按在了大名的后颈上。

闭上眼睛,透过脊椎将感知查克拉探入大名的大脑,化作纤细无比的针探入血管,一点点的向上蔓延,寻找着血栓发生的位置。

他也是艺高人胆大,换做一般的医疗忍者哪敢随意入侵别人的大脑,一不小心就能把人弄成白痴,更何况是大名这种大人物。

光是心理压力,就能吓退大部分医疗忍者,哪怕真的叫来了御医,恐怕他也不敢随意下手,顶多配点药保守治疗……

伊之诚冷静的心让他的查克拉操控力无比强大,仿佛一根头发丝一样,在狭窄的脑血管中游荡着,完全没有触碰到油腻的血管壁。

特别是突破血脑屏障的时候,这一块是大脑防御病毒的最后关卡,强行突破能直接把人弄成植物人,而对于伊之诚这个在大长老实验室做过无数人体实验的人来说,却是熟门熟路了。

毕竟大长老给实验体设置的大脑封印术非常的有趣,他也想看一看。

一分钟后,找到了血栓的位置,刚刚形成没多久,还没有彻底栓住,以查克拉冲击血栓加以疏通。

五分钟后,伊之诚松开了手,一言不发默默的走到一边洗手。

“怎么样了啊!”玖辛奈急得都像热锅上的蚂蚁,看着伊之诚不紧不慢的样子,差点想打人。

“三。”伊之诚淡淡的吐出一个字,目不斜视的束手而立。

“三……三什么!要躺三年吗?”

“二。”

“???”

“一……醒了。”

“你!!”玖辛奈恨的牙痒痒,又无可奈何,只能跑到了大名的身边。

大名此时面无人色的看了看周围,抓着玖辛奈的小手:

“玖辛奈……刚刚我是怎么了……”

“你刚刚晕过去了,是那个讨厌鬼救了你……”玖辛奈还是指了指伊之诚。

“多谢……我一定好好奖赏你。”大名吃力的坐了起来。

“先让城里把我的通缉令撤掉再说吧。”伊之诚冷声道。

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了愣,大名更是糊涂的看着这个少年:“你是……?”

“福星号船医,漩涡伊之诚。”

大名这才想了起来,当初雾隐派使者以发起战争相威胁,逼着他交出福星号全体船员,最后还有一个船医小鬼怎么搜都搜不到,急得他几天没吃好饭。

玖辛奈也这才恍然大悟,伊之诚为什么一开始对自己有点敌意,对大名也总有点阴阳怪气的样子。

如果伊之诚知道她的想法,就会告诉她还是误会了,自己不是针对某一个人,他对小鬼都没什么耐心,特别是打扰自己做实验的。

“臭老头子!看你干的什么事情!怎么能把立功的自己人交给敌人?水户奶奶知道了之后都一直在骂你白痴!”玖辛奈毫不客气直接揪着大名耳朵骂道。

“我这不是害怕战争爆发死更多的人嘛……每一个漩涡族人都应该有自我牺牲的觉悟啊……”大名龇牙咧嘴的狡辩着。

“你还嘴硬!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跨海过来的吗?就是坐的古明大叔的船!你背叛了他们,他们还忠诚着涡之国!”玖辛奈恶狠狠的骂着,手上更用力了。

“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啊少年……我这就让人撤销你们的通缉令,恢复你们的名誉,我封你们做海军统帅……我给你们赔偿……”大名痛的直求饶。

伊之诚平静的看着这只猪,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你只是耳朵痛了一下。

福星号却有十名水手怀着愤恨,死在了抓捕和逃亡的过程里。

不知不觉间,伊之诚已经把自己当作了福星号的一员。

“嘻嘻,老头子道歉了,可以了吧?不行的话,我把他耳朵拧下来。”玖辛奈笑眯眯的着看向伊之诚。

“嗯,可以了。”伊之诚早就过了喜怒形于色的年龄,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再追究也没意思了。

不过就是假惺惺的痛哭涕零道歉而已。

这对死人来说,还不如一叠印着「天地通用」的纸钞,再烧几个丰满的纸女仆来的实在。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