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网站 > 女生耽美 > 龙族之开局上了那辆迈巴赫 > 第二百九十七章:与秘党的决裂

第二百九十七章:与秘党的决裂(1 / 1)

陈鸿渐闷哼一声,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

“为什么还在笑,你不怕死吗?”

“怕。可我相信你。”

“那为什么不老老实实按照我的剧本演下去呢?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的确,可我不希望手中沾染你的鲜血。”

陈鸿渐微微推开夏弥,抓住了夏弥握着他心脏的那只手,将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随意地放回了血洞中。

碧绿色的光芒比夏弥刚刚释放龙威时的黄金瞳还要明亮,却一点也不刺眼, 光芒柔和而温顺,肉芽从血洞的四周钻出,以肉眼几乎跟不上的速度开始修补那巨大的血洞,将心脏重新安回原位。

陈鸿渐的脸上恢复了血色,面对这本该令人高兴的事实,所有人却呆呆的说不出一句话, 就像是看了一场悬疑电影, 以为要结局了,来了一个惊天大反转。

而且,谁都看得出,夏弥显然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杀陈鸿渐,而是和陈鸿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制定了某个可以破局的计划,甚至为此演了一场戏,但是陈鸿渐在中途把剧本撕了罢演了。

这个计划是夏弥在得知陈鸿渐的言灵·造化的第四阶可以凭空创造躯体之后就想到的,夏弥不愧是四大君主最具智慧的,她的计划是一旦被发现真实身份,就假装和陈鸿渐闹翻,最后在即将杀死陈鸿渐的那一刻被陈鸿渐反杀。

而自己会舍弃躯体,将精神和力量全部转移到陈鸿渐的体内,留给秘党一副徒有其表的龙骨十字,而将来自己则可以通过陈鸿渐为她创造的躯体“复活”。

之所以能战不战却要假死,夏弥也是考虑到三个方面的因素。

其一是陈鸿渐的父母, 他们都是普通人,谁也说不准会不会被秘党拿去当人质, 陈鸿渐再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父母身边, 更何况战斗的余威哪怕有一丝一毫波及到他们都是致命的。

其二是楚子航、路明非、恺撒等人,如果陈鸿渐和秘党闹翻,那么他们该如何抉择?选择帮助陈鸿渐那就有可能也会面临家人被当作人质的境况,如果不帮陈鸿渐就意味着要发生冲突。

其三则是陈鸿渐需要她的力量。

作为昔日起兵反叛黑皇帝尼德霍格的初代种,她深知尼德霍格究竟有多么强大,哪怕是集七位四大君主双生子的力量也只是勉勉强强击退了祂,而陈鸿渐哪怕得到了奥丁的力量并且成功登顶封神之路,少了康斯坦丁和那三分之一的诺顿的力量以及大地与山之王的力量,也未必能战胜尼德霍格。

所以,在将所有力量交给陈鸿渐的同时,她还要为陈鸿渐进行一场龙血洗礼。

无论是从基因学还是炼金术的角度来说,龙血都是一种活性极高的液体,哪怕是普通人沾染上龙血,也会产生变异。而初代种的血,更是能制造奇迹的东西,绝大多数情况下,它是剧毒的,但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它能帮助一个混血种或者龙类突破极限,获得更强大的身躯,混血种会提高自己的临界血限,而龙类则会将强化表现在实力和龙躯。也是因此,龙类会互相吞噬,就是要强行掠夺藏在对方血液中的力量。

而夏弥要做的就是通过龙血洗礼,将陈鸿渐那副足以媲美龙躯的躯体进一步强化,让他得到更强大的力量,让陈鸿渐获得足以真正抗衡尼德霍格的力量。

但陈鸿渐在最后的关头撕了剧本,就当是一场闹剧一般。在言灵·造化的治愈和非人的体质下,不到五秒钟,陈鸿渐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站起了身。

陈鸿渐刮了一下夏弥精致的翘鼻,宠溺地揉了揉夏弥的小脑袋,打趣道:“别哭鼻子了,好歹也是大地与山之王,哭哭啼啼的哪里像个君主?”

夏弥破涕为笑,旋即又羞恼地瞪了陈鸿渐一眼:“你这样的行为按照龙族的律法可是以下犯上的!”

这种当众调戏龙化状态下的她的行为对一位君王来说与谋逆无异,按照龙族的法规是要绑在铜柱上沉海的,还要忍受无数鬼齿龙蝰的啃噬,直到力量被消耗殆尽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为止,一如黑皇帝尼德霍格为白王伊邪那美准备的刑罚。

陈鸿渐笑了笑,龙族的律法管得到他吗?

但哪怕是站在龙族的视角,那他也是已经个数次刺王杀驾的法外狂徒了,以下犯上这种罪也不知道犯了多少次了。

“好了,戏你们也看完了,有想动手的赶紧,没事我就带着未婚妻回家吃饭了。”

灿金色的双瞳扫过所有人,除了陈鸿渐刻意留情的施耐德、古德里安、曼施坦因、曼斯·龙德施泰特以及贝奥武夫等几人以外,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咽喉被人攥住了一样,那是比夏弥还要强盛的威压。

“等等!”

出声的是施耐德,只见他的手中多了一柄pfeiferzeliska转轮手枪。

足以一枪将普通人拦腰打成两截甚至可以瞬间击倒一头非洲水牛、非洲大象和犀牛等大型动物的“手炮”指向了陈鸿渐。

“老师。”陈鸿渐低声喃喃着。

这是陈鸿渐第一次暴血出现意外后,施耐德顶着昂热脑门的那把枪。

如果可以,他不想动手,尤其是施耐德等人。

“你真的……要……背叛人类,帮助龙族吗?”

作为长辈,他能理解陈鸿渐的想法,他也能理解陈鸿渐作出的选择,但是作为卡塞尔学院执行部的部长,他不可以去理解这种公然背叛秘党、背叛人类的行为。

“我从没说过我要背叛人类,更没有说过要帮助龙族,我所在意的只是夏弥和她的哥哥,否则我也不会去拼死拼活地与诺顿、康斯坦丁、白王、阿涅弥伊战斗,我可以静静地和夏弥在尼伯龙根里待到世界末日,待到哪怕全人类都灭亡了我们还可以继续安逸地生活着。”

“人类和龙族的矛盾无非就是对于这个世界的统治权,无论秘党如何粉饰都是如此。而当大地与山之王一系无意与人类争夺世界的统治权,只想安安静静地活着,活着渡过世界末日,你们还有必要与她为敌吗?”

谷椌

“就连狮子、老虎都可以与人类做朋友,为什么人类不能试图和龙族和平相处?”

“再说了,人类又如何?学院内部就关押着海洋与水之王西拉,你们却集结人手来对付我,而忽视祂,不觉得可笑吗?别拿什么攘外必先安内的幌子来扯淡,无非就是有不少元老觉得我的存在威胁到了击败龙族后的世界格局和他们的利益。”

“只知道争权夺利的人在秘党里占据高位,须知人类还没有战胜尼德霍格的把握,竟然还有人时常为战后的利益瓜分而进行政治斗争。加图索家真以为自己拥有了天基动能武器就可以称霸世界了吗?”

陈鸿渐的话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震撼,就像是往北冰洋里扔了一颗石子,虽然会引起水花破坏那平静的水面,但终究只是一朵小水花,而水面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施耐德、古德里安这些卡塞尔学院的教授自然是不会被陈鸿渐三两句就影响他们的思想的,贝奥武夫和圣乔治这种屠龙世家世世代代与龙族斗争,是将家族荣耀建立在一头头龙类的尸骸上的,更加不会受到影响。

而执行部的“斩首者”和专员们也都是长期处于和龙族的战斗中的,有多少同伴死于龙族手中,他们反而是对陈鸿渐的想法抵抗最强烈的。

“胡言乱语!”

贝奥武夫怒斥着陈鸿渐的“荒谬”言论:“人和龙怎么可能和谐相处!你们华夏的《春秋》有这样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龙族是不可信任的!它们的骨子里都深藏着暴虐和杀戮的意志,尤其是身为其中的佼佼者四大君主。”

但贝奥武夫却没有对秘党的行为作出解释,事实上他也无法解释。

一开始他只是一心想着屠龙没有多想别的,冷静下来后他就意识到这次行动是秘党的元老们想借此除掉陈鸿渐这个不安定因素,至于被对陈鸿渐吞掉的龙骨十字中的力量都会在他死后汇聚在他自己的骸骨中,秘党也可以借此培养出第二个混血君主。

陈鸿渐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这番言论可能不会得到多少人的认可,也没指望他们可以理解,他要离开,没有人可以阻挡,更何况是这群失去了武器的“斩首者”和专员。

当然,他们也可以壮起胆子使用冷兵器来尝试一下能不能拦住陈鸿渐和夏弥。

“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夏弥,我们走吧。”

夏弥挥了挥手,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凭空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陈鸿渐拉着夏弥的手向着洞口走去,在即将踏入洞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向施耐德和贝奥武夫等人。

“我建议你们不要试图对我的亲友们做什么小动作,否则,我不介意帮秘党清理一下冗多的元老人数。”

话音刚落,陈鸿渐和夏弥的身影就消失了,黑色的洞口也自动闭合了,再无半点痕迹。

这种意思空间传送门的能力不由让贝奥武夫等人陷入了思考,尤其是对龙族研究颇有成就的古德里安和曼施坦因二人,精神病院二人组分析着夏弥刚刚使用的能力的特点,并时不时举出了《北欧神话》中的相关记载与刚刚发生在眼前的场景对应,俨然将这里当成了龙族学术研讨会。

贝奥武夫皱着眉头看了古德里安和曼施坦因二人一眼,古德里安这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纯文职工作人员这样倒也就罢了,毕竟古德里安真的是以研究龙族文明和能力而闻名的,要不是他带学生的能力太差,早就成为了卡塞尔学院的终身名誉教授了。

可曼施坦因作为卡塞尔学院风纪委员会主席,同时也是一名战斗力不弱并多次带队执行外出任务的教授,哪怕他和古德里安一样醉心学术不应该会这样不分场合进行学术研究。

贝奥武夫对于二人也不太了解,他只知道曼施坦因在学术上也有一定的成就,最终将他的表现归结于曼施坦因太过醉心学术问题,也没有多在意,而施耐德和曼斯·龙德施泰特却看出了些门道。

曼施坦因醉心于学术研究?

别逗了!

施耐德和曼斯·龙德施泰特对于古德里安和曼施坦因这对精神病病友可是了解得极为透彻,曼施坦因曾在四人的一次聚会上坦言,尽管他对龙族的研究也有一定的造诣,但他对于学术钻研并没有太大兴趣。他和古德里安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在哈佛时也是同宿舍的校友,抄袭古德里安的学术报告一直抄到了博士毕业……直至进入卡塞尔学院,古德里安也经常主动在自己发表的学术论文后添上并没有出多少力的曼施坦因的名字。

而曼施坦因之所以表现出一副求知欲爆表的模样,也是为了配合古德里安演的这场戏。

从之前的视频和录音中可以确认,路明非、楚子航、恺撒等人显然是已经知晓了夏弥的身份,但却一致选择了知情不报。这件事,以他们的身份,罪名可大可小。

你可以说是夏弥使用言灵·催眠影响了他们的思维,毕竟已经有了奥丁和陈鸿渐这个先例了,所以这么解释倒也说得过去,那么路明非、楚子航、恺撒等人也不会担上任何的罪名。但往大了说,也可以给他们定意图勾结龙族、背叛秘党的罪名。

以贝奥武夫和圣乔治等几位屠龙世家的性格,再加上刚刚眼睁睁看着陈鸿渐和夏弥离开,说不定会恼羞成怒,将怒火发泄在路明非、楚子航、恺撒等人身上,下令拘捕他们。而这群这群年轻气盛的学生也未必会选择任由宰割,搞不好真的背上背叛的罪名。

因此,古德里安想让这严肃的气氛缓和一些,以看似有些不合时宜的行动吸引贝奥武夫的注意力,甚至做好了承担贝奥武夫斥责的准备。而身为古德里安童年时期的隔壁病房的精神病病友,他也愿意陪这个老伙计疯一把。

再说了,他的学生苏茜也在名单中。

尽管身为卡塞尔学院风纪委员会主席兼财务部副部长,曼施坦因不仅在学生的纪律上要求严苛,还特别抠门,但是在有关学生的事情上,曼施坦因从来都是把学生放在第一位,更何况是他自己的学生。

也是出于同样的想法,看穿了古德里安和曼施坦因真实目的的施耐德和曼斯·龙德施泰特并没有选择揭穿而是顺势加入了学术研讨,把水进一步搅浑。

只不过,他们四人所做的一切都成了徒劳。

eva传来了卡塞尔学院被龙族入侵的消息!

(4332字)

——————————————————————————————————————————

ps:嗯,昨天是愚人节,所以上一章这么玩,我觉得没什么毛病doge。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之长虹惊世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